看電影必備神器:http://goo.gl/l9HvOo

在恐怖片裡面,殭屍片或樓下的房客穎如者說喪屍片是一個非常受歡迎的類型。從《活死人之夜》、《活死人黎明》、《喪屍出籠》一直到長紅不衰的《行屍走肉》,筆者可以給諸君列出一個一天看一部足以看到張家口冬奧會開幕的片單。當然,今天我們要講的不是殭屍片,而是拿殭屍片來開涮的電影。在這裡面,有兩部電影不得不看。

一個是《雙寶鬥惡魔》,它還有一個譯名叫做《鄉巴佬血戰腦殘》——不管是哪個譯名,都會讓人一瞅名字就不想看。所以有幸看到本文的影迷有福氣了,你將收穫到無與倫比的驚喜。它把「善良大學生野外遭遇變態殺人狂」這個梗玩了個底朝天,兩個善良的農夫一直在努力幫助那些拿他們當壞人的大學生,卻完全擋不住他們作死的步伐。一言以蔽之,這是一個「nozuonodie」的故事。

《驚聲尖笑》同樣要求觀眾閱片無數,因為只有這樣你才能夠知道它在「糟蹋」哪部電影:比如絕鯊島 線上,女主角被蒙面殺人魔追殺,她拎起一張桌子丟過去,這時鏡頭突然變慢,桌子帶著速度線飛向殺人魔,而殺人魔雙腳釘在地面不動,一個大彎腰折楊柳,整個上半身向後仰過去,桌子擦著鼻子尖飛過——到這裡你可以知道,這是在拿《黑客帝國》來開涮。而接下來一個鏡頭,可憐的殺人魔因為做這個高難度動作而閃了腰,讓人為他掬一把同情淚。而在另一個橋段裡面,男主角之一與惡魔面對面屹立在長廊的兩端,鏡頭肅穆、音效宏大,天空中還有鴿子飛過,看到這裡地球人都知道吳宇森「躺槍」了。而接下來,兩邊人驅動,輪椅來對撞,滿天的鴿子在他們頭上拉臭臭,這樣的惡搞,想必吳宇森本人看了也會笑出聲來。

大師小品的惡趣味

無厘頭的港式驚悚

但是,退一步講,這種惡搞建立在幽默感十足且開得起玩笑的社會基礎之上,比如《驚聲尖笑2》裡曾經瘋狂拿《斷背山》開玩笑,被惡搞的李安對此一笑置之。而跟這部電影差不了幾年的《無極》上映之後,引發了網友山呼海嘯般的吐槽,其中最成功的吐槽當數短片《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吹夢巨人 dvd》。同樣是被惡搞,《無極》的導演顯然沒有那麼大度,對於這部短片怒不可遏,那句「人不可以無恥到這種地步」,至今還時不時在影迷耳邊迴響。沒有幽默感、開不起玩笑的結果是這位導演後來再也沒有拍出過什麼有趣的作品。

因此,這一類電影可以說是導演和觀眾之間的智力競賽與默契考驗,是一種「只有你懂我」的會心一笑。

一本正經的「善搞」

而新西蘭的低成本電影《足不出戶》則更進一步,它對恐怖片的每個橋段如數家珍,在關鍵時刻輕輕推一把,劇情瞬間脫離軌道,一個例子足以說明一切:女主角在鏡子面前洗臉,在任何一部恐怖片裡,當她彎下腰去的時候,鏡子裡一定會出現一個不該出現的物電影線上看體。看多了恐怖片的觀眾這時已經繃足了神經在等著受驚了。但在這裡,當女主角真的彎下腰去之後,鏡子裡,什麼都沒有……在去年的北京電影節上,這部電影也在片單裡面,當這一幕發生時,只有筆者一個人哈哈大笑,而身邊的觀眾則轉過身來,額頭上寫著四個字:你是白癡。

首先是《殭屍肖恩》。這部電影有無數擁躉,從頭到尾的英式幽默讓人笑破肚皮。它的笑料特別「悶騷」,通篇沒有一處刻意撓癢癢式的笑料,而是創造一種氛圍,一旦你的情緒融入到電影之中,幾乎每一個鏡頭、每一句對白都會讓人不由自主地笑出聲來。而且,它化恐怖為笑料的能力令人歎服,比如電影裡有這樣一個橋段:殭屍們朝主角走來,只有擊打頭部才能把它們擺平,手無寸鐵的主角發現了一箱子唱片,於是只好用唱片來削殭屍腦袋,但在用哪張唱片上,二人發生了分歧。「不能用這張,這是我好容易淘來的限量版。」「這張我很喜歡,絕對不能損壞。」……一邊是殭屍緩慢地逼近,一邊還在就音樂口味吵個不休,這種急驚風碰上慢郎中式的笑料,在電影中比比皆是。

如果說《驚聲尖叫》是在板著臉講冷笑話,那麼《驚聲尖笑》就是在臉上抹著油彩、粘上假鼻子,極盡滑稽之能事地逗你玩兒。所以,如果說以《驚聲尖叫》為代表的恐怖喜劇是「善搞」的話,《驚聲尖笑》就是不折不扣的惡搞。

這一系列電影催生了後來的「大電影」系列,比如《超級英雄大電影》、《鬼影實錄大電影》、《暮光之城大電影》……諸如此類,不一而足。這種電影一般結構鬆散笑料生硬,但觀眾並不在意這些,大家看的就是這種節操全無的惡搞。比如名動江湖的極品爛片《鯊卷風3》,就屬於那種「我知道我在拍爛片,我知道你知道我在拍爛片,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我在拍爛片」的執著。而在電影裡面,《冰與火之歌》的小說作者喬治·R·R·馬丁前來客串,被鯊魚殘忍殺死。看到這一幕,被《冰與火之歌》說死人就死人的故事進程虐得身心俱殘的粉絲們從心底裡發出一聲狂吼:「你也有今天!」

這一類電影對觀眾的要求非常高,越是對恐怖電影閱片無數,越是對恐怖片的橋段爛熟於心的觀眾,越能體會到這種樂趣,否則就可能不知所云。在這裡有兩個例子堪稱經典。

被玩壞的殭屍片

很多影迷對恐怖片和喜劇片頗有微詞,認為這兩樣是廉價的商業片,但事實上,這兩種電影非常考驗導演的實力,因為如果調動不起觀眾的情緒,恐怖片嚇不到人,喜劇片讓人笑不出來,絕對就是失敗的作品。因此,如今影壇上的許多大咖喜歡拿恐怖片來練手,有趣的是,他們有很多作品都是恐怖與喜劇結合的電影。

◎捉刀人

節操全無的「惡搞」

受《殭屍肖恩》的影響,美國人也拍出一部同類型的電影《殭屍之地》。這部電影的主角彼時還沒有因為《社交網絡》而紅透半邊天,但那種不動聲色的表演方式和超快的碎嘴語速已經讓人看到一枚未來之星正在冉冉升起。比起前輩,這部電影的黑色幽默有過之而無不及,那些充滿智慧的小包袱和對殭屍片橋段的加工與揶揄極其到位,而老牌明星比爾·默瑞的客串使得這種黑色幽默到達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巔峰。在這裡筆者不好劇透,只能說一句:強烈推薦,前方高能。

另外一部值得推薦的電影是《溫暖的屍體》,這部電影堪稱殭屍版的《羅密歐與朱麗葉》,男主變成殭屍之後吃了女主男朋友的腦子,於是擁有了該男子的記憶,也正因為如此,他(或者說「它」)愛上了女主角,一個殭屍與一個人類,就在朝夕相處之間產生了戀情。瑪麗蘇狗血戀愛與殭屍題材居然可以結合得如此之好,實在是出人意料,而男主角的顏值更是讓廣大女性觀眾毫無抵抗力。小清新居然連殭屍都不放過,這部電影再次證明了當今世界電影全面向女性視角靠攏的大趨勢。

首先來說前者。它用一種近乎寫論文的方式來解構恐怖片。在《驚聲尖叫》系列裡,幾乎每個角色都是恐怖片愛好者,當命案發生在身邊時,他們按照恐怖片的思路去推理案情,而那些被他們所吐槽的恐怖片橋段,卻一一按部就班地發生著。比如在第一部裡2016好看的電影,恐怖片專家侃侃而談:「恐怖片一般有貞操情結,所以第一個死掉的往往是最漂亮的女孩子,而且一般是金髮;而女一號一般是比較保守的,所以能活到最後。恐怖片還有一個補償效果,就是當導演想弄死一個人時,往往會給他們安排一場床戲來作為補償。」正在他說這番話的時候,整部電影裡被追殺無數次卻化險為夷的女主角正在跟男朋友上演激情戲。這種說什麼來什麼的烏鴉嘴造成的「笑果」,往往讓人驚喜不已。而這套電影裡面最狠的吐槽當數《驚聲尖叫2》,上一部裡那個烏鴉嘴恐怖電影專家再次大放厥詞:「從詞源上來講,『續集』本身有著『低級』的意思,所以,所有的續集都是爛片。」然後一屋子人開始拿各種經典續集來回擊他,而該專家見招拆招一一回擊,一劍封喉地將名偵探柯南電影版所有經典續集全部秒殺。考慮到這本身就是一部續集,所以這種官方自我開「黑」基本上讓有意吐槽的人無槽可吐。

其實,對於今天這個話題,香港電影人是最有發言權的。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的香港,出於市場的需求,一大批恐怖片應運而生,而熟悉香港電影的人都知道,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txt香港很少有非常純粹的恐怖片,即使是在恐怖片裡,也會有大量的喜劇元素。

比如黃百鳴的成名作「開心鬼」系列,鬼氣森森的開篇之後,劇情突然急轉直下,往喜劇片的路子上一路狂奔;比如洪金寶的「鬼打鬼」系列,陰氣逼人的停屍房雖然嚇人,但洪金寶與殭屍鬥智鬥力的過程,卻融合了打鬥、雜耍甚至歌舞,搞笑得一塌糊塗;甚至就連兒童片都不放過,在《新烏龍院》裡面都有一段屏住呼吸躲殭屍的戲碼。這種恐怖與喜劇結合的路子是香港電影特有的玩法,發揮到極致的作品,就是周星馳的《回魂夜》。那時,劉鎮偉的電影還充滿想像力,那時的香港電影非常粗糲但有著滿滿的生命力,《回魂夜》裡從頭到尾是誇張和胡鬧,但猛鬼出沒的緊張恐怖與周氏無厘頭的融合,居然毫無違和感,電影最後拿報紙疊帽子飛上天的鏡頭,如今看來依然不過時。

在「盡皆過火,儘是癲狂」的香港電影裡面,加再多的元素都讓人感覺不意外,究其原因,那種渾然天成的市井范兒是重要原因。比如在一部知名度不太高的電影《撞邪先生》裡面,有一個橋段非常有趣:猛鬼上門收魂,主角一行人要擺上鬼可能喜歡的東西來拖延時間,擺上美酒被打翻,擺上美女雜誌被丟掉,擺上麻將……鬼欣然開打。如此接地氣的鬼,自然會產生強烈的喜劇效果。這部電影雖然不太出名,但這個橋段卻最能體現港式市井恐怖喜劇的精髓。

說到這裡,在香港恐怖喜劇裡面,有一個人不得不提,此人便是林正英。他塑造的一眉道長,可說是一個里程碑式的人物,他持桃木劍施法的一招一式都有模有樣,別人扮演道士的時候像個演員,只有林正英扮演道士的時候像個真正的道士。可惜英年早逝,一眉去後,再無道長,走筆至此依然唏噓不已。

拿恐怖片來搞笑,一般來說有兩種方式,而這兩種方式恰恰可以大審判家 線上看用兩套系列電影來概括:《驚聲尖叫》與《驚聲尖笑》。一字之差,天壤之別。

又近一年七月半,傳說中「好兄弟」們出來溜躂的日子。很多人喜歡看,對那份緊張刺激情有獨鍾,但也有很多人不喜歡或者根本不敢看恐怖片,因為過於一驚一乍的視覺和音效讓人反感或者厭倦。而本文要介紹的,是掛著恐怖片「羊頭」,賣著喜劇片「狗肉」的電影。炎炎夏日,不妨來嘗試一下這種獨特的滋味。

比如《鬼玩人》三部曲,史上最經典的cult電影之一,這套電影一看就是成本極低,處處充滿了渣到爆的五毛錢特效與蒼白無力的劇情,全片最大的支出應該是番茄醬,到處是黏黏糊糊的血漿效果,但絕不讓人有喘氣空間的驚悚效果異常出彩,而掩藏在驚悚後面的惡趣味同樣讓喜歡cult片的觀眾興奮不已。到了第二部和第三部,看得出導演的預算大了很多,但橫飛的血漿和假得不能再假的怪獸,依然十足的B級范兒。這套電影的導演叫做山姆·雷米,他後來拍了一部電影,叫做《蜘蛛俠》。

比如《林中小屋》。這又是一部極其考驗觀眾恐怖片閱歷的電影,看這部電影的觀眾有兩種反應:一種是捶地大笑狂呼經典,一種是面無表情不知所云。毫不誇張地說,這部電影的每個鏡頭、每個橋段、每個起承轉合都是在拿經典恐怖片來開涮,到了電影最後那段大狂歡的戲碼,那種酣暢淋漓的觀影體驗,你很難形容給不懂恐怖片的人聽。所以,有心之人不妨拿這部電影來考驗一下自己對於恐怖電賞金獵人線上看影的造詣。這部電影的編劇之一叫做喬斯·韋登,他後來拍過一部電影,叫做《復仇神鬼認證:傑森包恩票房者聯盟》。

比如《群屍玩過界》。這是一部極度惡趣味的電影,導演彷彿鐵了心不想讓觀眾好過,在劇情發展過程中,他盡了自己所有的努力去噁心觀眾,那些胃淺的觀眾,在看這部電影的時候大部分時間都會頭暈噁心想吃酸,一旦你看進去了,你會發現,導演惡趣味和重口味下的幽默感,能讓人從頭笑到尾。這部電影的導演是彼得·傑克遜,他後來拍了一套電影,叫做《魔戒》。

再比如《殺出個黎明》。這是一部非常詭異的電影,前半部分是犯罪公路片,到了電影中段突然變成了殭屍打怪片,劇情發展之任性,讓人目瞪口呆。而且這部電影瀰漫著一股揮之不去的詭異幽默感,絕鯊島女主角每個角色都神經不太正常,每處重口味都讓人在緊張之餘不由自主地發笑。它的主演之一也是本片的編劇,名字叫做昆汀·塔倫蒂諾,一個不需要介紹的人物。而本片的導演叫做羅伯特·羅德裡格茲,他後來拍過一部電影,叫做《罪惡之城》。

恐怖與喜劇,有時只有一線之隔,如果你曾經被恐怖片嚇破膽,不妨按照筆者的片單體驗一下恐怖外衣下的喜劇。不過在這裡還是要提醒一句:有些電影口味頗重,請在恐怖片愛好者的指導下謹慎圍觀。

關於中華網|關於國廣控股|廣告服務電影時刻|聯繫我們|招聘信息|版權聲明|豁免條款|友情鏈接|中華網動態

哭聲 韓國電影線上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gel98 的頭像
angel98

熱門電影熱映中

angel9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